天佑女王

请点开这里,谢谢/
疯滚草 OR Cerberus.Kirkland
OR天佑女王/
可以叫我疯子,Byronst或者天佑/
过激英厨一点就爆/
除了酒乱啥都吃/
凹凸魔道d5恋与请绕路/
玩抖音的也麻烦让一下/
超级丧,情绪不稳定,自残倾向/
傻逼键盘狗和看不惯这些的/
麻烦绕路/
QQ3118375753
欢迎扩列

糖果盒

by疯滚草
学生米英加恶魔米天使英
我生来注定ooc
是篇流水账, 凑合看吧

  我曾经救过一个天使。
  具体怎么救的我忘了,估计是被施了什么遗忘的咒语,我唯一记得的就是我好像看到了一双鲜亮的绿色的眼睛……
  上帝的爱是一道光……不好意思脑阔疼——两种意义上都有。
  为什么我如此确定我救过,因为我醒来的时候枕头旁边有一个糖果盒。旁边还有纸条。
  刨去各种傲娇,大意就是很感谢我救了他但是因为规定我不能记得这件事,但是他有点过意不去所以送了我一盒糖,这盒糖不仅吃不完还可以用来占卜。
  我的内心全是波澜,甚至想仰天长啸你他妈还我愉快假期
   好吧其实我要说的是我们班穷死……不好意思是琼斯,和柯克兰的事。
   只要是十二岁以上的人类(尤其是一个情商正常的人类)都能看出来穷死……对不起我脑阔还是有点疼我调整一下状态。
  琼斯他暗恋柯克兰。
  然后作为一个能看出来琼斯暗恋柯克兰的人,我相信他也能看出柯克兰暗恋琼斯。
  为什么是暗恋呢,因为这两个羞涩少年(???)现在还没捅破那层窗户纸,你知道的,被爱情冲昏头脑的人真的很容易多想。于是这两个爱情白痴在纠结中一天天消磨着。
  于是这一天,在我的好同桌琼斯第不知道多少次望着柯克兰走神的时候,我拿出糖果盒摸出一颗糖
  中间是白色的,两头是粉色的,我觉着海星。
  后来要期末考试啦,我整个人都一头扎入复习题的海洋里翱翔,再也没在意过琼斯和柯克兰的事。
  期末考试完了之后我从考试的狂风暴雨中爬了出来,在我筋疲力尽地趴在桌子上试图放空思想的时候我听到了我们班那群腐女在嘁嘁喳喳,我勉勉强强听出来是说琼斯表白了。
  嘿,老哥牛逼啊。
   我甚至能想象出来柯克兰的反应,愣的连眉毛都细了(不好意思忘了这句吧)傻傻地站在原地,反应过来之后就开始:“啊,那就,那就试一试吧……我只是觉得拒绝了你会伤心而已!才不是喜欢你!”
  哦,今天也无法变的坦率呢
  这样想着,我把手伸进衣兜,在糖果盒里摸出一颗糖来。
  粉红色的。
  以后我见到他俩的时候天天都能看见粉红色的心形小泡泡从他俩身旁冒出来……不好意思这只是个抽象描述,懂我的意思吧,那些小泡泡的颜色正如我摸出来的粉色糖纸一样。
  有一天除外,那天琼斯跟柯克兰都请假了,据说是因为柯克兰身体不大好,父母又双双出差于是作为好友兼邻居的琼斯就牺牲自己的学习时间来照顾柯克兰。
  于是我盯着被我摸出来的橙色糖果陷入了深思。
  “好吧,我们先赞扬一下这种兄弟情,然后我想知道他们到底做了几次。”我把手放在口袋里抚摸着糖果盒,默默想着。
  橙色的糖果突然溢出了我的口袋。
  “诶——糖果诶!可以分我一点吗?”后桌的意大利小伙这样说
  “全归你了。”我回答道。
  祝他们有愉快的一天,这两个混蛋。
  分别总是回来的吧,我们毕业了,各奔东西。我现在总是怀念那段可以专心学习的时光,因为现在比当初还累。
  “我还不如嗝屁算啦 !!!”下班回来之后我把自己摔在沙发上这样想。
   不对,我家沙发的触感不是这样式的。
  我吓得跳了起来,然后才发现我刚才倒在了一个人身上……
  不对我家怎么会有人。
  “鬼啊!!!!!!!”我想尖叫,然后发的自己一点声音也发不出来。
  “嘘——”那个人把食指竖起来放在嘴唇上,我安静下来。
  “你谁。”我这样问着上下打量了他一遍,从那对乌漆麻黑的翅膀和那对角来看,我觉着这是个恶魔。
   “这个你暂且不需要知道……我只是来要一样东西的。”
  “???”
   他指了指我的口袋:“那个糖果盒。”
  “你要它干什么。”我一屁股坐在另一个沙发上:“讲真的,老哥,我不觉得你是给我这个盒子的人。”
   “我的确不是。”他点了点头。
   “我的重点不是这个。”
  “找人。”我看见他的耐心正在一点点消失。
   “星吧。”我掂量着觉着打是打不过的,于是掏出那个糖果盒:“我可以最后再拿几个糖果吗?”
“可以。”
  把手伸进盒子的那一刹那我脑子里闪过了很多事,有好的,坏的,有曾经,有理想,有愿望……很多很多。
  最后我在心里问:琼斯和柯克兰现在怎么样了?
  红色的糖果掉了出来。
  这个人跟给我糖果盒的人有什么关系?
  几枚粉色的,几枚橙色的,紧接着是一枚红色的。
  我把糖果盒递了过去,目送着他燃成一团蓝色的火焰离开我家客厅。
  我忽然想起来,刚刚那个人的呆毛,好想和琼斯是同款。
  end

评论

热度(18)